Search

【铸剑】Famous Chinese Knight Myth Fiction 第三章中



话声未绝,四个武士便跟着那小宦官疾趋而出。上自王后,下至弄臣,个个喜形于色。 他们都愿意这把戏玩得解愁释闷,天下太平;即使玩不成,这回也有了那乞丐似的黑瘦男子 来受祸,他们只要能挨到传了进来的时候就好了。

  并不要许多工夫,就望见六个人向金阶趋进。先头是宦官,后面是四个武士,中间夹着 一个黑色人。待到近来时,那人的衣服却是青的,须眉头发都黑;瘦得颧骨,眼圈骨,眉棱 骨都高高地突出来。他恭敬地跪着俯伏下去时,果然看见背上有一个圆圆的小包袱,青色布 ,上面还画上一些暗红色的花纹。

  “奏来!”王暴躁地说。他见他家伙简单,以为他未必会玩什么好把戏。

  “臣名叫宴之敖者〔13〕;生长汶汶乡〔14〕。少无职业;晚遇明师,教臣把戏, 是一个孩子的头。这把戏一个人玩不起来,必须在金龙之前,摆一个金鼎,注满清水,用兽 炭〔15〕煎熬。于是放下孩子的头去,一到水沸,这头便随波上下,跳舞百端,且发妙音 ,欢喜歌唱。这歌舞为一人所见,便解愁释闷,为万民所见,便天下太平。”

  “玩来!”王大声命令说。

  并不要许多工夫,一个煮牛的大金鼎便摆在殿外,注满水,下面堆了兽炭,点起火来。 那黑色人站在旁边,见炭火一红,便解下包袱,打开,两手捧出孩子的头来,高高举起。

  那头是秀眉长眼,皓齿红唇;脸带笑容;头发蓬松,正如青烟一阵。黑色人捧着向四面 转了一圈,便伸手擎到鼎上,动着嘴唇说了几句不知什么话,随即将手一松,只听得扑通一 声,坠入水中去了。水花同时溅起,足有五尺多高,此后是一切平静。

  许多工夫,还无动静。国王首先暴躁起来,接着是王后和妃子,大臣,宦官们也都有些 焦急,矮胖的侏儒们则已经开始冷笑了。王一见他们的冷笑,便觉自己受愚,回顾武士,想 命令他们就将那欺君的莠民掷入牛鼎里去煮杀。

  但同时就听得水沸声;炭火也正旺,映着那黑色人变成红黑,如铁的烧到微红。王刚又 回过脸来,他也已经伸起两手向天,眼光向着无物,舞蹈着,忽地发出尖利的声音唱起歌来 :

    哈哈爱兮爱乎爱乎!

    爱兮血兮兮谁乎独无。

    民萌冥行兮一夫壶卢。

    彼用百头颅,千头颅兮用万头颅!

    我用一头颅兮而无万夫。

    爱一头颅兮血乎呜呼!

  血乎呜呼兮呜呼阿呼,     阿呼呜呼兮呜呼呜呼!

  随着歌声,水就从鼎口涌起,上尖下广,像一座小山,但自水尖至鼎底,不住地回旋运 动。那头即随水上上下下,转着圈子,一面又滴溜溜自己翻筋斗,人们还可以隐约看见他玩 得高兴的笑容。过了些时,突然变了逆水的游泳,打旋子夹着穿梭,激得水花向四面飞溅, 满庭洒下一阵热雨来。一个侏儒忽然叫了一声,用手摸着自己的鼻子。他不幸被热水烫了一 下,又不耐痛,终于免不得出声叫苦了。

  

0 view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