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arch

【铸剑】Famous Chinese Knight Myth Fiction 第四章下



大家只得平心静气,去细看那头骨,但是黑白大小,都差不多,连那孩子的头,也无从 分辨。王后说王的右额上有一个疤,是做太子时候跌伤的,怕骨上也有痕迹。果然,侏儒在 一个头骨上发见了:大家正在欢喜的时候,另外的一个侏儒却又在较黄的头骨的右额上看出 相仿的瘢痕来。

  “我有法子。”第三个王妃得意地说,“咱们大王的龙准〔16〕是很高的。”

  太监们即刻动手研究鼻准骨,有一个确也似乎比较地高,但究竟相差无几;最可惜的是 右额上却并无跌伤的瘢痕。

  “况且,”老臣们向太监说,“大王的后枕骨是这么尖的么?”

  “奴才们向来就没有留心看过大王的后枕骨……。”

  王后和妃子们也各自回想起来,有的说是尖的,有的说是平的。叫梳头太监来问的时候 ,却一句话也不说。

  当夜便开了一个王公大臣会议,想决定那一个是王的头,但结果还同白天一样。并且连 须发也发生了问题。白的自然是王的,然而因为花白,所以黑的也很难处置。讨论了小半夜 ,只将几根红色的胡子选出;接着因为第九个王妃抗议,说她确曾看见王有几根通黄的胡子 ,现在怎么能知道决没有一根红的呢。于是也只好重行归并,作为疑案了。

  到后半夜,还是毫无结果。大家却居然一面打呵欠,一面继续讨论,直到第二次鸡鸣, 这才决定了一个最慎重妥善的办法,是:只能将三个头骨都和王的身体放在金棺里落葬。

  七天之后是落葬的日期,合城很热闹。城里的人民,远处的人民,都奔来瞻仰国王的“ 大出丧”。天一亮,道上已经挤满了男男女女;中间还夹着许多祭桌。待到上午,清道的骑 士才缓辔而来。又过了不少工夫,才看见仪仗,什么旌旗,木棍,戈戟,弓弩,黄钺之类; 此后是四辆鼓吹车。再后面是黄盖随着路的不平而起伏着,并且渐渐近来了,于是现出灵车,上载金棺,棺里面藏着三个头和一个身体。

  百姓都跪下去,祭桌便一列一列地在人丛中出现。几个义民很忠愤,咽着泪,怕那两个 大逆不道的逆贼的魂灵,此时也和王一同享受祭礼,然而也无法可施。

  此后是王后和许多王妃的车。百姓看她们,她们也看百姓,但哭着。此后是大臣,太监 ,侏儒等辈,都装着哀戚的颜色。只是百姓已经不看他们,连行列也挤得乱七八糟,不成样 子了。

0 view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