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arch

【铸剑】Famous Chinese Knight Myth Fiction 第一章上

作者:鲁迅


鲁迅: (1881年9月25日-1936年10月19日)浙江绍兴人,为中国的近代著名作家新文化运动领袖之一,中国近代文学家, 思想家。


眉间尺刚和他的母亲睡下,老鼠便出来咬锅盖*,使他听得发烦。他轻轻地叱了几 声,最初还有些效验*,后来是简直不理他了,格支格支地径自*咬。他又不敢大声赶,怕惊醒 了白天做得劳乏,晚上一躺就睡着了的母亲。


  许多时光之后,平静了;他也想睡去。忽然,扑通一声,惊得他又睁开眼。同时听到沙 沙地响,是爪子抓着瓦器*的声音。


  “好!该死!”他想着,心里非常高兴,一面就轻轻地坐起来。


  他跨下床,借着月光走向门背后,摸到钻火*家伙,点上松明*,向水瓮*里一照。果然,一匹很大的老鼠落在那里面了;但是,存水已经不多,爬不出来,只沿着水瓮内壁,抓着,团 团地转圈子。


  “活该!”他一想到夜夜咬家具,闹得他不能安稳睡觉的便是它们,很觉得畅快。他将 松明插在土墙的小孔里,赏玩着;然而那圆睁的小眼睛,又使他发生了憎恨*,伸手抽出一根 芦柴,将它直按到水底去。过了一会,才放手,那老鼠也随着浮了上来,还是抓着瓮壁转圈 子。只是抓劲已经没有先前似的有力,眼睛也淹在水里面,单露出一点尖尖的通红的小鼻子 ,咻咻地急促地喘气。


  他近来很有点不大喜欢红鼻子的人。但这回见了这尖尖的小红鼻子,却忽然觉得它可怜 了,就又用那芦柴,伸到它的肚下去,老鼠抓着,歇*了一回力,便沿着芦干爬了上来。待到 他看见全身,——湿淋淋的黑毛,大的肚子,蚯蚓似的尾巴,——便又觉得可恨可憎得很, 慌忙将芦柴*一抖,扑通一声,老鼠又落在水瓮里,他接着就用芦柴在它头上捣了几下,叫它 赶快沉下去。


  换了六回松明之后,那老鼠已经不能动弹,不过沉浮在水中间,有时还向水面微微*一跳 。眉间尺又觉得很可怜,随即折断芦柴,好容易将它夹了出来,放在地面上。老鼠先是丝毫 不动,后来才有一点呼吸;又许多时,四只脚运动了,一翻身,似乎要站起来逃走。这使眉 间尺大吃一惊,不觉提起左脚,一脚踏下去。只听得吱的一声,他蹲下去仔细看时,只见口 角上微有鲜血,大概是死掉了。


  他又觉得很可怜,仿佛自己作了大恶似的,非常难受。他蹲*着,呆看着,站不起来。


  “尺儿,你在做什么?”他的母亲已经醒*来了,在床上问。

  “老鼠……。”他慌忙*站起,回转身去,却只答了两个字。

  “是的,老鼠。这我知道。可是你在做什么?杀它呢,还是在救它?”

  他没有回答。松明烧尽了;他默默地立在暗中,渐看见月光的皎洁*


  “唉!”他的母亲叹息*说,“一交子时,你就是十六岁了,性情还是那样,不冷 不热地,一点也不变。看来,你的父亲的仇是没有人报的了。”


词汇 vocabulary:


锅盖 Guō gài : Pot lid

效验 Xiào yàn:effect

径自 jìng zì: direct

瓦器 Wǎ qì: Pottery

钻火 zuān huǒ: Drilling fire

家伙 Jiā huo:1. tool 2.guy 3. weapon

松明 Sōng míng: torch

水瓮 shuǐ wèng : a water-filled pottery

憎恨 Zēng hèn: hatred

歇 Xiē : rest

芦柴 lú chái: reed

微微 Wéi wéi: slightly

蹲 Dūn : squat

醒 Xǐng: wake

慌忙 Huāng máng: hurried

皎洁 Jiǎo jié: bright

叹息 Tàn xí: sigh

0 views